副县长欠4200万成老赖 称父母资产变卖后可抵债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副县长欠4200万成“老赖”,回应称父母资产变卖后资可抵债

  戴大鹏称,他通过咨询律师后得知,“父母资产变卖后资可抵债,因当时在法院和债权人执行和解时,父母和他们约定的还款时间短,没想到变卖时间较长,导致被列入黑名单。”目前,正积极履行判决。

  西藏亚东县副县长戴大鹏欠款超4000万元未还,并以“代大鹏”的名字,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此前,戴大鹏及其父曾向新京报记者确认,欠债的“代大鹏”是其本人,欠债系“父母经营不善导致”。

  昨日(6月12日),新京报记者从日喀则纪检委获悉,戴大鹏已被停职检查。对此,戴大鹏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目前仍在西藏,心境坦然。此外,其名下在5月5日又多出一笔河南新县法院的未执行记录,未执行判决金额已超4200万元。

▲今年5月5日,代大鹏(与“戴大鹏”为同一人)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未执行失信记录又多出一条。其名下未执行判决金额已超4200万元。官网截图
  ▲今年5月5日,代大鹏(与“戴大鹏”为同一人)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未执行失信记录又多出一条。其名下未执行判决金额已超4200万元。官网截图

  今年4月14日,天涯论坛上出现了一篇名为《副县长老赖,欠款五千万》的帖子,曝光对象指向“亚东县副县长代大鹏(亚东县官网显示为戴大鹏)”。新京报记者以“代大鹏”和身份证号信息为检索词,在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中搜索得知,“代大鹏”名下未履行判决条数共有25条,涉案金额为4144.49万元。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,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。”

▲公开的失信人名单中含“代大鹏”。
▲公开的失信人名单中含“代大鹏”。

  4月25日下午,西藏亚东县副县长戴大鹏曾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网上的失信人“代大鹏”就是自己。欠款是因父母经营不善导致,已归还部分,因被列为“老赖”,自己被限制乘坐飞机,此事已对其生活产生影响。此外,他否认了自己“参与营商”一说。

  4月27日,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胡洋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目前,信阳中院已介入调查此事。胡洋称,涉及“代大鹏”案件较多,牵扯到下辖的光山县人民法院、新县人民法院。

  昨日(6月12日),有消息称,“欠债4100万元”的副县长戴大鹏,日前已被停职检查。随后,新京报记者从日喀则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证实,戴大鹏确已被停职检查,其有关问题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新京报记者联系上戴大鹏,对方就“被停职检查”一事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“我在西藏,心境坦然。” 戴大鹏称,他通过咨询律师后得知,“父母资产变卖后资可抵债,因当时在法院和债权人执行和解时,父母和他们约定的还款时间短,没想到变卖时间较长,导致被列入黑名单。”目前,正积极履行判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5月5日,戴大鹏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未执行失信记录,又多出一条。执行法院为“新县人民法院”,立案时间为2019年5月5日。

  截至发稿,戴大鹏名下未执行判决金额已超4200万元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

责任编辑:赵明

来源: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