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美国真正的象征”被特朗普抵制 在华与中企合作

国内 图片


  原标题:被特朗普抵制后,哈雷在中国合作生产摩托车

  众所周知,特朗普上任后曾亲自为哈雷摩托站台,称其为“美国真正的象征”。去年6月,摩托生产商哈雷戴维森(Harley-Davidson)宣布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出美国,引起特朗普“暴怒”,声称哈雷“等着交税吧”,后来又发推鼓动美国消费者“抵制哈雷”。哈雷公司对特朗普推特不予置评,继续推进其“销售部分国际化”战略。

  路透社6月19日报道,哈雷戴维森公司将同中国钱江摩托合作生产一种新式小型摩托车,定于2020年底前经中国经销商销售。目前哈雷公司在美销量正在下降,贸易战关税威胁令其成本节节攀升。

哈雷戴维森首席战略官Luke Mansfield与钱江摩托董事长余瑾见证合作(图源:钱江摩托公号下同)
哈雷戴维森首席战略官Luke Mansfield与钱江摩托董事长余瑾见证合作(图源:钱江摩托公号下同)

  路透社评论称,哈雷戴维森公司兑现了承诺:将在美国境外生产更多摩托车,该承诺此前激怒了特朗普。

  据哈雷戴维森公司介绍,美国市场的哈雷摩托排量十分巨大,发动机排量通常超过601cc(立方厘米)。这款预订在中国发售的新摩托,发动机排量仅有338cc,是迄今为止哈雷所制造的最小型发动机,定于2020年底在中国销售。

  这款新产品将是唯一不在哈雷工厂生产的哈雷摩托,位于密尔沃基的哈雷公司表示,尽管新型摩托体积较小,但在中国将被定位高档产品,同时外观和声音都绝对像哈雷系列产品。

  哈雷公司表示,选择钱江摩托作为合作伙伴,原因是基于钱江开发高端小排量摩托的经验,以及对供货基地和新兴市场的了解,钱江摩托是哈雷理想的合作伙伴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摩托车市场,这款车型将先在中国发售,再进入其他亚洲市场。

  钱江摩托有限公司由吉利集团控股(29.77%),是中国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之一,吉利集团拥有汽车品牌“沃尔沃”(Volvo),同时持有“梅赛德斯-奔驰”(Mercedes-Benz)母公司戴姆勒(Daimler AG)的大量股份。

  钱江摩托微信公号称,中国是哈雷的重要增长市场,2018年,哈雷戴维森在中国零售额同比2017年增长27%。

图片为原型模型,实际生产可能不同。此车型目前尚未上市。所有未来模型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市场。
图片为原型模型,实际生产可能不同。此车型目前尚未上市。所有未来模型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市场。

  作为哈雷摩托车的第一市场,美国本土销量下滑,用户群体日益萎缩。其销售量从2015年的16.8万辆减至2017年的14.8万。2018年3月,白宫宣布上调关铝进口关税,导致欧盟关税反击,将进口欧盟的美国摩托车关税从6%上调至31%,哈雷更受打击。

  《华尔街时报》称,哈雷越来越依靠融资来支撑美国国内拓展新用户,该公司在美国销售的新车中,近三分之二资金来自其贷款部门。

  2018年全年,哈雷58%的产品在美国国内销售,哈雷希望到2027年为止,将50%摩托车销往海外。为应对销量下降,以及贸易关税导致成本上升,哈雷制定了计划,准备将生产线转移至欧洲。

  2018年6月,哈雷宣布,“为解决关税问题所带来的长期成本压力,哈雷打算将出口欧盟的摩托车生产从美国本土转移出去,从而避免关税负担。”

  曾经是哈雷“铁杆粉丝”的特朗普在推特上抨击哈雷,“这么多公司中,哈雷竟然是第一个举白旗投降的,令人惊讶。为了他们,我拼了老命,最终可以让他们免收关税影响。关税只是哈雷的一个借口罢了。耐心点!让美国变得更强大!”

  当时威斯康辛州(哈雷总部所在地)众议员森森布伦纳(Jim Sensenbrenner)坦言,“不是哈雷不爱国,只能说关税(政策)太愚蠢”,哈雷11年工龄老员工也表示,“特朗普是个生意人,我相信他如果是哈雷老板,也会做出相同决定。”

  2019年6月10日,美国媒体“VOX”采访了哈雷戴维森公司CEO马修·莱瓦蒂奇(Matthew Levatich),询问他鉴于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,美国企业是否应该返回美国开工。

  莱瓦蒂奇坦言,“这很复杂,你一旦离开,就很难再回来”,莱瓦蒂奇指出纺织品、皮革和鞋类产业多年前就已经离开回国,现在难以轻易回归,“而且你不可能打个响指就能大规模生产”。

  他还表示哈雷仍然“大量投资于美国制造业”,但莱瓦蒂奇承认,欧盟的关税加征对哈雷有害。对于特朗普的推特,莱瓦蒂奇称,“我不能说我们预料到了”,“所以,是的,这是个惊喜”。

责任编辑:余鹏飞

来源:新浪网